42厘米挑战 番号

42厘米挑战 番号

倘升麻少用,不能引之出外,势必热走于内,而尽趋于大、小肠矣。产后亦宜少用,非曰用之于补气、补血之内,便可肆然多用耳。

邪塞于中焦,则欲升不能,欲降不可,必然气逆而上冲,而肝经本郁,又不能条达而开畅,则胁亦胀满,而心中痞痛矣。虽能鬓,然不与补肾之药同施,未见取效之捷。

余用海藻五钱、茯苓五钱、半夏一钱、白术五钱、甘草一钱、陈皮五分、白芥子一钱、桔梗一钱,水煎服,四剂而瘿减半,再服四剂,而瘿尽消,海藻治瘿之验如此,其他攻坚,不因此而可信乎内容:甘遂,味苦、甘,气大寒,有毒,反甘草。用沙参而滋润者,主肺、肝而言之也。

然而补任督之药无多,仍宜补肾以生任督。安心益志,定惊悸狂叫之邪,消浮肿痞气,止遍身疼痛,利大小便,辟鬼气时疫,除咳逆,杀虫毒,治痈疽、乳肿、喉痹,又治伤寒坏症,兼能补中益气。

虽然首乌蒸熟,以黑须鬓,又不若生用之尤验。盖仙茅气温,而又入肾,且能去阴寒之气,以止老人之失溺,苟非助阳,焉能如此。

或问芍药平肝气也,肝气不逆,何庸芍药,吾子谓芍药无不可用,毋乃过于好奇乎? 夫心肾,两不可离之物也,肾气交于心则昼安,心气交于肾则夜适。

Leave a Reply